三夜海风_y

写文或段子,老公张新杰,全职,秦时,农药

林朵:

以前开过一个现代都市捉妖师的脑洞,这是其中一个小故事~


 


男主角是现代都市里的一个捉妖师,帅,但是穷,靠替人捉妖挣点微薄的薪资。


 


某天一个三十来岁的男性委托人找上门来,说最近家里气氛颇为灵异,经常有物品异动,妻子也生病了,感觉像是家里进了不干净的东西,请男主角上门看看。


 


男主角正愁付不出下个月的房租呢,就带着自己的式神去看了。


 


顺便说一句,式神在普通人面前,外形是个人类美少年,经常被男主角谎称是自己正在放暑假没事干的表弟(当然每次他这么说的时候都要被式神鄙视地翻白眼)。


 


委托人家是位于市中心的一套挺高级公寓,看来这位男性委托人是位事业有成的新贵。男主角去看的时候,委托人的妻子刚从医院检查完,回家休养,卧床昏睡。


 


虽然在医院没有检查出什么确切的病症,但这位妻子看起来确实是很虚弱的样子。


 


是位温婉美丽的女性。


 


看得出她跟丈夫的关系很恩爱,很亲密。


 


公寓还蛮大的,男主角想派自己的式神少年去检查一下房间里的各种器具,当然毫不意外的被抵触工作的式神少年拒绝了。


 


“有本事你开了我啊~”式神少年毫无为人式神的自觉,态度很恶劣,坐在沙发上喝冷饮,朝男主角翻白眼。


 


可怜的男主角只能自己挨个检查,比如把冰箱搬开,书柜挪开之类的,看后面有没有躲着什么东西。


 


累的腰酸背疼啊。


 


然而并没有什么发现。


 


式神少年冷饮喝完了,闲的无聊,随手抓了个小飞虫妖怪拿线牵着玩。


 


没错哦,其实普通人家里的许多小飞虫,小蟑螂,小蚊子什么的,也是成精了的,但其实法力弱的很,对人类都没什么威胁,即使成精了,也只能干点在人类公寓里偷点水果吃之类的小坏事。


 


小飞虫妖怪很无奈啊。


 


式神少年想进主卧室去找正在那里翻箱倒柜的男主角,但小飞虫妖怪表现的很抗拒进去的样子。


 


式神少年就问怎么回事啊?


 


小飞虫妖怪说主卧室里有股很可怕的味道,它和小伙伴们都不敢进去。


 


式神少年就跟男主角说了,两人找了半天,发现那股味道来自于墙角的一个樟木箱子。


 


男主角问委托人这个箱子是哪里来的,对方回答说是前段时间跟妻子结婚时,在古董拍卖市场上买来送给妻子的礼物。


 


箱子有几百年的历史了,外表面雕刻着特别精美的花纹,典雅又高贵,还散发着香樟树特有的浓郁香气,据说最早就是用来随贵族小姐陪嫁用的嫁妆。


 


男主角知道这箱子肯定有问题。


 


于是他随便找个理由把男主人支开了。


 


然后就是做个法,把箱子里藏着的那股灵气逼出来。


 


那股灵气的主人居然是位树仙。


 


准确的说,是树仙残余的一点灵魂。


 


因为理论上,一棵树要是被砍倒了,其上依附的树仙也会跟着殒灭消散。


 


这位树仙的本体就是做这个樟木箱子的那颗香樟树,都被砍了几百年了,树仙的灵魂居然还没完全消失,男主角表示有点惊讶。


 


而且这位树仙看起来文文雅雅的,但所散发的气却蕴含着很强的防御力与攻击力。


 


男主角想先跟对方沟通一下是怎么回事,然而没说两句就觉得彼此话不投机,沟通很不畅。


 


暴脾气的式神少年觉得这家女主人生病,肯定是被树仙这股气影响到了,就推男主角出去收拾对方。


 


男主角说你不才是我的式神吗?不应该你去对付他?


 


式神少年缩在后面表示:啊,最近天气这么热,谁想要汗涔涔的去打架哦,当我傻的吗?


 


男主角很无语地朝它比中指,然后就跟树仙打起来了。


 


打的难分难解,两边都累的很的时候,第三者闯入了。


 


居然是之前式神少年抓的那个小飞虫妖怪。


 


其实它是个还挺厉害的大妖怪的,已经可以靠吸食人的生气提升自己的妖力了。


 


之前女主人生病就是因为被它一直偷偷吸食生气。


 


结果这个樟木箱子被男主人买来后,因为樟木香气是虫蚁天敌,这个树仙防御力又很强,所以堵的它进不了主卧,只能假装一只普通的小飞虫妖怪在外面晃悠。


 


话说它怎么这么死心眼,不知道换一家混呢?


 


因为这家女主角的生气特别美味嘛。


 


它是一只有吃货修养的坏妖怪。


 


所以耐心等待,之前还故意说些挑拨离间的话,想借男主角的手除掉这个树仙。


 


现在男主角和树仙都打累了,各自灵力都消耗很多,飞虫妖怪觉得是个“螳螂捕蝉黄雀在后”的好时机,跑进来想捡个漏,把男主角和树仙的灵力都收了。


 


当然它身为反派,是一定要话多的把这些解释清楚,以显示自己的智商在线。


 


然后它就被式神少年一巴掌拍飞了。


 


式神少年表示生平最讨厌废话多的妖怪了,本来天气热就受不了了,话还这么多,听得他心情好烦躁哦。


 


而且他对这飞虫妖怪居然没有想来吸食他的灵气表示非常不满。


 


“当本大爷不存在吗?白痴。”


 


总之反派就这么轻易的覆灭了。


 


没错,作者编剧情就是这么敷衍。


 


因为这根本不是本故事的重点。


 


现在重点来了啊。


 


男主角发现树仙的魂魄开始有消散的迹象,有点心虚,问是不是因为刚刚跟自己打这一场。但树仙说其实自己本来就已经支撑到极限了,即使男主角不来,他也撑不了多几天了。


 


事实上,他还挺感谢男主角他们消灭了反派小飞虫妖怪,不然他也不知道自己消失以后该怎么继续保护女主人不受伤害。


 


男主角就很好奇,说你认识女主人吗?


 


树仙在昏睡的女主人床边坐下,说我一出生就认识她了。


 


原来几百年前,有一个大户人家出生了一个女婴,按照当地的习俗,如果哪家有女孩出生,就要在院子里种一颗香樟树,跟女婴一起长大,等女孩长到可以出嫁的年纪,就把树砍了,做一口樟木箱子,随女孩一起陪嫁。


 


所以女婴从开始学步开始,到小女童,再到青涩少女,以及待嫁新娘,其实一直跟那颗香樟树是很熟的。


 


女孩从小到大都在树下玩耍,有时还不顾家人管教,爬到树上去。


 


而这棵树又特别有灵气,聚集出了树仙,每天注视着少女美丽的样子。


 


年轻的树仙对少女产生了感情。


 


但少女看不见他,他也不能将自己的爱意说出口,多年来,只是一直用自己的枝叶替少女遮阳挡雨。


 


直到少女待嫁,树被砍倒,做成一口樟木箱子,要随着少女出嫁。


 


树仙勉强支撑着,希望能亲眼见到少女出嫁之后过的好,他才能安心消失。


 


可惜少女出嫁当夜,夫家被仇家血洗,少女在喜堂之上倒在血泊中。


 


血染红了旁边放着的樟木箱子。


 


于是树仙的灵魂便一直没有消散,带着对少女的思念和惋惜。


 


直到几百年后,兜兜转转,被这家男主人买回家,送给新婚妻子。


 


这位妻子,就是当年的少女转世。


 


树仙一来,就发现了那个坏妖怪觊觎着少女的生气,所以一直竭尽全力对抗它。


 


现在问题解决了,树仙也要消失了。


 


男主角说你还从来没真的跟她相见呢,不觉得遗憾吗?


 


树仙淡然一笑,说我的心愿已经实现了。


 


她嫁给了很好的丈夫,过的很幸福。


 


所以他没有什么再牵挂和遗憾的了。


 


然后他轻轻抚摸了一下尚在昏睡中的女性的长发,消失了。


 


式神少年很憋屈地踢了一脚那个樟木箱子。


 


箱子立马散架了。


 


这一幕都被刚刚回来的男主人看在眼里。


 


这可是价格很贵的古董箱子。


 


把男主角卖了都赔不起。


 


好说歹说才算作跟这次除妖的费用相抵。


 


所以男主角并没有拿到钱。


 


只能抱着一堆已经作废了木材回去。


 


下个月的房租依然没有着落。


 


但过了一个月,他还是回到这栋公寓楼下,遇到已经恢复健康,出来遛狗散步的女主人。


 


男主角送给女主人一个手串,上面有一颗樟木珠子。


 


女主人很喜欢。


 


她说自己很喜欢这个香味。


 


当初在古董拍卖会上,也是因为喜欢那个樟木箱子的味道,才希望丈夫买下的。


 


“好像从前世开始,就一直很熟悉的味道。”她这么说。


 


男主角笑了笑,没说什么,转身离开了。


 


那颗珠子,是他用樟木箱子碎掉以后找出来的。


 


大概就是一颗香樟树的心吧。


 


END


----------------------------------


来来来,大家对这种故事模式感不感兴趣,说点意见啦~

评论

热度(24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