瑜苀_三夜海风

写文或段子,老公张新杰,全职,秦时,农药

张书裴/雨天zys:

【山河repo-苦丁】
        “这是个很有趣的人,他有着所有文学系教授中最天马行空的幻想,同时还保有这这片土地上数千年的执着。”
        在未读这故事前,我第一个想法是这大约是个很刺激的故事吧。
        天马行空的王杰希,自由洒脱的方士谦。光是想想这对组合,我都觉得肯定是个热血沸腾的、高亢的战歌。
        不过翻来以后,我就发觉到了,好像不是这样。这故事在用一种我难以描述的,平实得、甚至是带上一点点那时候军队里特有的一点点粗犷不羁,或者再说重一点就说是粗俗的叙事语言在描述这个故事。
        是不太习惯,是觉得惊讶,可要是仔细想想看却真的没有什么不对。
        就该是这样子。
        在军队的地方,其实我总下意识地,会感到崇敬,神圣。但是从云哥这个角度描写的军队,却分外真实。
        并非对军队不敬,但我真的会觉得,我想象中他们从来都是神,面容板正,英勇无畏。
        却也忘了军队中的军人,先是军,可一直是人吧。
        尤其是那个年代,我虽然自己并未亲身领略过那时候的生活,也知道随意臆测这些英雄们不正确,但我对于方士谦开始所表现出来的状态真的觉得,远远不止他一人,甚至是,其实大多数人都是这么个状态吧。
        毕竟虽然整天说战争,当兵,但到底也是为了手头上拿点钱,过了这日子再说吧。
       一刷的时候,我看到这里也总是希望能在后面看到什么英雄逆袭啊的俗套场面,反倒是忽略了这种文字,这种叙事方式,正是为了更好地展现出这状态。
        顶多一个市井小民罢了,我穿着这身军服,最多喝个二两小酒,看它个几天洋舞,对,酒也要喝洋的。
        看上去是不大对,可到底也没有触犯底线。要是真同那些人深究起来,说不定还比他们正直得多吧。
        也就,没什么大不了吧。
        可看到王杰希的那段描写,令我记忆深刻。那种努力想站个板正,整整洁洁,像是个人物一样出现的心情……很真实。
        他也没有惊讶。就好像眼中没有方士谦身上的军服,而只是一个拿着酒杯带着微笑来喝酒的人。
        可这还不够。
        方士谦想不到,他会在听到那个问题以后那么长一段时间不再去那地方。
        “不知方排长以为,北方枪响起来了,我们又该如何?”
        如果不是当面,一对一这么问出,我想方士谦不一定会是这样惊讶吧。
        从前多少次这种提问,都是泯然众人地张口闭口“国家”、“战争来临”、“国家”、“战争来临”,反倒在这种独处的时候真正被这问题的含义吓到了。
        这问题徘徊脑海时,他隐隐有什么关于什么事来不及了,很快了,我得再快点,再成熟点,再强大点的念头。
        可终究还是带点侥幸。
        直到北方枪响起来了。
        “不知方排长以为,北方枪响起来了,我们又……该如何?”
        像是问自己,也像是问那个本来该等待他回答的人。
        从前想过自己这么过算了,也想过为国家抛头颅洒热血,可我想,都没真正面临来得真实。
        该如何?该如何。
        其实方士谦可能并没有想那么多,只是训练他们再狠一点,再快一点,再抓紧一点。
        因为那种预感,或者说预言。
        烦躁不安得过头了,便是再度进入那地方。
        “两月未见,别来无恙?”
        ……
        “这样的平静,还能持续多久。”
        ……
        “你也知道我是个粗人,就一个扛枪的,没那些文化。”
        ……
        “更何况方士谦穿得还是一身军服……大概是害怕自己这一身军服的所要面临的——”
        从没体会过那种年代的我,大概也只能自己暗暗惊心,如果我设身处地地面对,我会不会像现在说的如此坚决,会不会毫不犹豫,甚至会不会敢真正承担这份重量。
        我也只能这样猜测这种心情。
        这种明明不甘愿,明明很胆怯,明明很想逃之夭夭,却在看到那些人拖家带口结伴离开这座城时,羡慕有,悲哀更回荡了好几个来回的心情……
        那静止的一刻,方士谦得到了答案。
        “或许是来源于这一直一直如此的江流,一直一直如此的城市,又或者是来源于身边这名穿着青衫,平静得像是夜空中的星辰一般的男子,但他总算想好了该怎么回答。这个答案在看到那些坐在阴凉处依然安详的老人时,或许就已经得出。”
        这一次,没有以为,没有长长的省略号,没有一次次面对脑海中这个问题又疯狂地想摆脱这一声声询问的自欺欺人的乐观心态。
        “方排长,北方枪响了,我们该如何?”
        “我知道该如何了。”
        在之后时间成了一切令人发狂的东西。
        他也逐渐记不清那一张张曾经摆不出个正行,后来却写满坚定的,流汗的脸。
        ……
        “这是苦丁茶。”
        王杰希说道。
        “无论你我,都是苦丁。”
        ……
        “只要俺们都还在,不教胡马度阴山。”
        看到这儿的时候,不知道为什么,明明是之前看的时候,不管是一刷二刷都一样,从开头到发展,高潮或者结尾,都是不敢喘气儿的。
        有一种莫名的严肃和压抑感。
        可到了这儿,突然就觉得,果然啊。
        果然是方士谦吧。
        他确实做不到那种念出“但使龙城飞将在,不教胡马度阴山”的事。
        不仅仅是可能记不住,更因为他心中,其实也就是想表达这个意思,至于诗句说不说得完整,其实战争面前,或者他面前,不重要。
        没有“但使龙城飞将在”的文字底蕴,却更多添了他这人的味道。
        忍不住就笑了啊,因为还真是像他做得出来的事。
        也是到这里,觉得感触良多吧。
        时代和人民,国家和信仰,真是神奇又宏大。
        就像曾经看过的那纪录片说的吧,“你以为那一瞬间很难,你永远没有勇气成功那个冲上第一线的人。可当你真正站在场上,你会发现,什么贪生怕死,什么爱恨纠葛你早就忘到九霄云外去了。那一刻你想的就是,我要保护住。”
        保护住什么呢?
        其实对于方士谦,对于王杰希,对于很多很多其它一同冲在第一线的人来说,他们早知道,这是拖延时间,牺牲大,还不出风头。
        可是,这就得提到王杰希在云哥的《苦丁》里,我最喜欢的一句话了。
        “我们来陪着家沦陷,而你们来将其复兴。”
        到这里,方士谦走出院子,回头时,他们都知道,这一别或许就是永别。
        但他们从不畏惧,并为此而充满期待。
        期待这土地,再生出清冽干净的希望来。所以他们是为了信仰,为了国家而战。
        何处无战争?
        何处不战争。
        方士谦对他行的那个军礼,如果照着我个人的浅薄来看,我想大概就是这个意思。
        在不同的战争,我们都是彼此,更是这国家的英雄。
        所以。
        “然后(方士谦)背着他的枪,走向更远的地方。”
       ……
       “手中的茶初喝苦甚,复饮才方觉甜,他现在才明白王杰希当初说的,‘我们,都是苦丁’是什么意思。
        “辛苦的苦,零丁的丁。”
        ……umm
        最后,不知道说什么了。感谢云哥吧。
        其实我很多be看的话,最高的评价就是,“明知道为了悲剧而来,最后却忍不住为他们盼望一个圆满结局。”
        但我不想,也不会这么去形容《苦丁》。
        因为这不是悲剧。停在这里,我觉得是最好的一个结局。
        那种让人热泪盈眶的,普普通通的,平凡的,不那么完美的人的故事,我能读到,倍感荣幸。
        再提一个,云哥说,这次想写小人物。方士谦,王杰希是有名字的,可是那么多没名字的人,也想写。
        这里真的要说,真的有这种感觉。真的有。
        之前在一本书上看到过一句话。
        “人类因他们的不堪一击而美丽。”
        我觉得可以用这话,表达一下我对于这部分也是包含方王的理解。
        正因为不堪一击也不停步,不堪一击也向前冲,哪怕在无知的人眼中是可笑的,可我觉得,那是最美丽的,那是他们独有的,倾倒众生的美丽。
        还有很多很多细节想说,不过想想怎么说也不太能表达得出来。
        那么最后总结的感想,借用一下云哥的签名。
        苟利国家生死以,岂因福祸避趋之。
——————下面全是废话啊——————
        哈哈哈还哈哈哈哈不知道算不算抢台词啊!
————一个印象——————
        umm……其实印象里感觉云哥是个超级棒der人啊。很认真,也很温柔。
        毕竟和我这么尴尬的小窗气氛云哥你都坚持着回我……我我我我三百六十度旋转猛虎扑地式感动的。
        恩,然后说一点其他的?
        就是,云哥的lof经常看到给想要大家出来评论啊,交流感想啊,想要文评啊或者觉得自己的粉是假的啊……
        一直感觉挺内疚的。毕竟除了一个关注几个小红心我也没有做什么。
        怎么说呢,入圈很晚,发现云哥也很晚,至今也没有把云哥的首页日到底【等等这个还是删掉吧】,然后……就是一直空泛地说喜欢,喜欢,但是始终没有给过云哥评吧。
        一直打算写,可是怂。怕自己辣鸡文笔写不出配得上云哥文的评,怕自己辣鸡文评反倒没有达到安利的效果,更怕其实根本就没有理解到云哥想表达的意思。
        umm……这次还是写了。
        其实看到云哥的个人简介48条里面,有说想让评论区更活跃的,想知道自己的粉是不是活的,但是最后还是说,没有关系,其实去推荐去红心去评论自己喜欢的文和太太就好的时候……
        包括今天晚上云哥还说让我去睡觉明天再写啊,之前问你生日还据泫安透露你不喜欢麻烦别人啊这种,觉得你真的别扭到可爱啊。
        超级认真,超级温柔,写文也超级棒。这里表白一下啦!
        ……啊,就是这么自我感觉良好地打算写个长评给云哥吧。
        在这里说一声,有关系的,生日就必须在生日完成不可以等明天(其实要不是找你艾特找了三分钟,我应该23:57就好了啊!)
        ……以及我喜欢的……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太太,没错就是云姐姐你,所以以后红心蓝手看完就给的好习惯我会继续啊!【握拳】
        然后不嫌弃的话,以后我看完也给云哥感想怎么样!虽然不太可能次次都这么长……umm,但是一定会告诉感想的啦。
        最后,希望刷了三遍苦丁写的东西还看的过去……!
        最后最后最后,云哥2017.3.09生日,快乐!!!!! @雲驀膜膜膜

评论

热度(18)

  1. 瑜苀_三夜海风张书裴/雨天zys 转载了此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