瑜苀_三夜海风

写文或段子,老公张新杰,全职,秦时,农药

不知道是挂人,还是一点随想

护真幻客:

刚看到作者的解释,觉得并不能说得通。不知道 @饿坏的米饭  能否花些时间看完本篇质疑。


很久没有写过议论式的文字了,手很生,还是要写。极少撕逼,很别扭,还是要写。不然感觉对不起良心。


在一个群里偶尔得知有这么一篇名叫《禁果》的同人,“文州花了一秒说服黄少与他一起贩毒,然后逼小江给小周注射”(摘自 @江山不夜雪千里 太太对此文的批评),吃惊之下不禁去翻这位作者君的主页。没有关于涉毒的预警,仅仅以“略黑暗正剧”自喻,第一章则主写伞哥的不断重生和与叶修的互动,一切似乎都很正常。又在后面随便点开一章,少天被捕成为喻队弃子,“喻文州却面无表情地扬起手”。


我的妈,辣眼睛。


辣眼睛归辣眼睛,拉下去看看热度,竟有六七十。被挂了以后还有许多人不断地为之洗白,说文笔多么多么好,人物把握多么多么准确,简直令人细思恐极。换句话说,一堆为梦想为电竞冠军不懈追求的有志青年变成了心狠手辣醉生梦死的瘾君子,从场上对手场下朋友(哪怕是点头之交)的努力角逐到正义与邪恶的较量,而最可怕的是作者居然没有鞭笞这种邪恶,“这种绝世的毒能够品尝一次,也不枉此生了(黄少天)。”然后忘记了是哪一章下面有条评论“莫名其妙被喻圈粉而不是被叶圈粉”,请注意,这里喻是贩毒者而叶是缉毒者。一部小说,能让人被贩毒者圈粉而不是缉毒者圈粉,其歪曲三观能力可见一斑。吸毒是要让人倾家荡产妻离子散的,贩毒是要使更多的家庭分崩离析,碰上毒这个字人的一生几乎就会毁于一旦。结果这个作者,让喻文州去贩毒,让黄少天去吸毒,让小江给小周注射毒品。


这岂是一句ooc可以概括的?恕我喊一句,多么混账的设定啊!我们为什么要创作?因为我们有话想说。我们为什么要写同人?因为我们觉得原著里的他们很帅,但原著里面没办法把故事全部都写完写透,所以我们想写。然而你用你的笔用你的文字告诉你的读者,在荣耀里播撒青春的这些人可以涉毒,毒品使人快乐。


这里插入一个真实的事,十几年前笔者的一个远方亲戚到东莞打工,莫名其妙地就被人下了药,具体什么因为当时太小记不太清了,后来不知道为什么又跑来我们家。二十来岁的少女,先是在我们家沙发上呆呆地坐了一夜,然后开始流眼泪、流鼻涕、发神经、乱喊乱叫、扯电话线。结果我躲在房间里,爷爷出去试图控制她,奶奶去打电话报了警。我为什么对这篇文怀有如此深的偏见,为何对毒品这一设定始终深恶痛绝,大概就是那时候留下的印象太过恐怖。你写文,写paro,没问题。但人就是这样,做任何事情都不可过界。亚当和夏娃偷食了禁果使人从天堂掉落人间,上帝不会给人第二次机会;人再偷食人间的“禁果”,就只能去地狱了,而且同样没有第二次机会。


有人说,文就放在那,你可以不看。可是毒品同样就放在那,明明有千百条理由拒绝,世间却偏偏还有那么多瘾君子。我极少因为看什么文而很愤怒,大概因为在全职圈里属于高龄老透明,不会那么容易激动。我自己也是文手,深知码字的不易,故而对于不喜欢的文章也一般不会评头论足,最多点个右上角的叉叉了事。但是这篇文触动了社会的底线,已不是“不好看”能概括得了的。群里聊的时候一位太太曾随口评论此文为“法西斯的洗脑方式”,想想确实有理。有人洗白说文笔不错,然而越是文笔不错则这篇文越是可憎,因为它以一种很慢很不知不觉的方式催眠你,让你相信文中的这些事情很酷、很拉风。换言之,你指着一盘爆炒毒蘑菇告诉我它的烹饪过程多么多么复杂味道多么多么好,然而用毒蘑菇本身作为食材,你吃吃看?


 


不知道这样打tag对不对。


最后念一句,珍爱生命,远离毒品;认真创作,不要越界。





评论

热度(115)

  1. Red destiny衡门之下,可以栖迟 转载了此文字
  2. 您查找的用户已更名换壳烧虾 转载了此文字
    不想说话,我不想整天在空间看到大家这么大张旗鼓的挂这个人了,毕竟人家还只是个学生,谁没有做学生的时候...
  3. 暗娜换壳烧虾 转载了此文字
  4. 花鹿水音殇七城 转载了此文字
  5. 苏沐-沉香木千年终成精换壳烧虾 转载了此文字  到 转载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