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夜海风_y

写文或段子,老公张新杰,全职,秦时,农药

【方王】你是要你的书,还是要你的人?

安茶笺_上将就是我的神:

我就快半个月没复健怎么文风越变越诡异……尴尬(。)
突然怀念方王再来撸一把。
题目随手码的不要在意???
*难得亲妈发糖
↑高亮
预祝食用愉快quq


  短短半个小时之内王杰希已经挂掉了来自黄少天的十七个电话,其中还包括通讯录显示喻文州实际上由黄少天所操控的手机号码。
  王杰希估摸着黄少天已经拽着许斌给他从"下次我们大蓝雨一定杀得你们片甲不留"给说到了"诶为什么这次大眼儿又不来啊他又去跟谁约会去了啊我说",忍不住感叹了一下跟这样的人一个行业真是不容易然后干脆把蓝雨整个战队人员的号码全部拖入黑名单。
  等今晚上过了再说吧,这段时间就辛苦许斌了。
  本来夏休也没这么多事,蓝雨的正副队长来B市玩儿也不是一次两次了,虽说旁人传微草蓝雨一直死对头,但王杰希和那两人私下交情还真不错。偏偏赶上不知道从哪儿知道了这件事的冯宪君,又非要两队干脆交流交流感情,直接要求喻文州带了一群多动症到B市跟王杰希带着的一群熊孩子进行友情交流。
  王杰希宁愿在家里躺尸发霉生蘑菇都不想再去处理这些破事儿。
  夏休事情不多也不是完全没有,同样身为队长的喻文州应当很清楚,和下一赛季有关的复盘训练计划样样都摞在一起等着每个战队的队长们夏休去慢慢处理,不过好赖喻文州身边有个黄少天帮忙,王杰希就真的只是一个人。
  也有几年了,一个人也能稳稳当当地担起来。
  王杰希坐在公园的长椅上,在昏黄的光线里无所事事地看着书,却又莫名地像是在等着谁,只是待到最后,他也只是再坦然不过地合上书回家,本就修长的影子落在地上,被灯光拉长,凌厉了几分的萧索来。
  灯光太暗容易伤眼睛。
  这是王杰希平日里时常嘱咐高英杰他们的,也便是曾经方士谦最常告诉他的。
  最开始的时候王杰希还不是如今这般冷淡严肃的模样,而是带着刺的明朗骄傲。他和方士谦打见面起就看对方不顺眼,其实严格讲来应该是方士谦单方面地针对他,刚好王杰希又是个锋利的倔脾气,两个人日常训练的时候倒是没什么毛病,私底下要么是在荣耀里一个举着扫把抽一个扛着战斧挥,要么就是在日常的时候这个踩脚那个抢菜。当时队里的前辈一看见他们两个碰上了就觉得头疼,偏生微草的经理还唯恐天下不乱以培养默契为由把他们俩给安排进了同一间宿舍。
  要命了。
  不过幸好的是两个人再怎么打打闹闹也是有分寸的,王杰希晚上喜欢看会儿书,方士谦睡得又早,也是怕影响了对方的睡眠导致第二天训练出状况,王杰希干脆搬了盏小台灯把亮度调到最低,身量渐渐长开的少年束手束脚地卡在一个角落里。方士谦那个没心没肺的倒是睡得安稳,王杰希一边看书一边朝对床睡死了的那个翻白眼。过了几天王杰希也就习惯了,在他准备继续习惯下去的时候本来应该睡死了的那个跟诈尸一样突然从床上坐起来,吓得王杰希手一抖差点儿把整本书给砸过去。诈尸的那个浑然不觉自己到底有多吓人,视线一转就定在王杰希身上,一张脸在本来就昏暗的光线中显得阴影斑驳:“光线太暗容易伤眼睛。”在王杰希反应过来之前他又倒下去挺尸一样睡死了。王杰希脑子里光是“太可怕了”这样的弹幕就狂刷了几千条,然后伸手关灯合书睡觉。
  大概是从那件事后两个人的关系就渐渐缓和,在王杰希晚上看书这个习惯上两人也在无形中达成了协议,方士谦从那以后每晚晚睡半个小时,半个小时之后王杰希也关灯睡觉。
  两个人的性格也不是对方所真正厌恶的,年轻人的性子就是那样,嫌恶这种情绪来的莫名其妙去的更是迅速,两个人能同进同出还相安无事简直是战队里每个人都喜闻乐见,经理就差拉着他们俩的手感慨孩子长大了终于能体会家长的良苦用心了这样的话了。
  关系好了也容易出现摩擦,只是王杰希又不是个喜欢和人吵架的性格,生气了就眉目一冷,端着书上床坐着看,目不斜视就是不给方士谦一个眼神,这样的冷暴力活生生能把原本气得恨不得指着他的鼻子骂的方士谦给晾到目瞪口呆哑口无言,最后还倒过来认罪伏诛。
  比起方士谦王杰希还要少年老成一些,年轻的时候他就仗着方士谦那副耐不住寂寞成天跳上跳下没比黄少天安分多少的性子把方士谦给吊着。后来方士谦倒是成熟得快,王杰希都说他不知道什么时候脑子就治好了。那时候两个男人站在一起,恰好方士谦又年长,王杰希一旦露出一点冷厉的苗头他就立刻软了脾气认错。
  治疗之神和魔术师的配合就是这样,魔术师是天生的骄傲倔强,而治疗之神则要用一种极度温柔的守护姿态去避免他再度低头退让。
  方士谦的退役也来的所有人都措手不及,其中还包括王杰希。平时训练的时候王杰希完全没感觉方士谦有丝毫状态下滑的征兆,拿了第二个冠军每个人心里都高高兴兴,也就方士谦一个人敢慢悠悠地宣布退役,也好在王杰希反应过,跟方士谦待得久习惯了这个人不按常理出牌,能在转瞬间保持了风度还游刃有余地应付记者的问长问短。
  “王杰希。”
  那是方士谦第一次那么认真地叫他的名字,最开始的时候方士谦只会带着不存在的恶意单纯像是为了添堵一样叫他大眼儿,熟悉了后也就一口一个小队长不走心地叫,私底下会喊喊杰希,声音低哑沉淀了些温柔,连带着能柔和了王杰希冷淡的眉眼。
  “我自己的状态我很清楚,我不想硬撑下去像是当年孙哲平那样带给你们,尤其是你突然的绝望。”
  王杰希没理他,像是以往生气那样不争不吵不怨不怒,只是步履稳重端正,慢慢地往前走。方士谦捏紧了拳头,又喊了他一声:“王杰希,难道没了我你就撑不下去了吗?你不是联盟的魔术师吗!怎么可能没办法靠自己一个人肩负起微草!”
  王杰希没有回头。
  方士谦转身就走。
  从那以后两个人分道扬镳。
  退役那件事是个分界线,就像是很久以前年少时的他们往外跑,方士谦看见王杰希抬头时,整一个的天空倒影进他的双眼,澄澈透亮,是别样的赏心悦目,只是那片天空被分裂成了两半。
  他们有着各自的无法妥协的骄傲,曾经温柔地守护过也不代表可以为了彼此放低了姿态。那些都是化入了骨血的东西,哪怕最终陌路的结局会在血脉里像是有烟花炸裂般的艳丽到惨痛的悲伤,却也不是无法面对,恶狠狠地拔除了那些东西之后,他们还是和曾经同样骄傲的模样。
  王杰希揉了揉有些发疼的太阳穴,在寂静到有几分可怖的街道上抱着本书往前走,琢磨了一下还是决定不要为难许斌了明天自己去处理,反正再过一两天蓝雨那群人就呼啦啦散完了。
  这段夏休的日子,是曾经每一次假期方士谦都会拽着王杰希到处跑的时候,那时的他们没有经历过别离伤痛,哪怕早年成熟到底不知爱恨情仇,只会仰起头去看白鸽在空中盘旋,把天空里纯白的所有都收入眼,自负的少年们从没学过如何去挽留,只知道什么叫毫不犹豫地放手。
  就像是方士谦所说的那样,没了他王杰希可以做得和以前一样好甚至更好,所以其实有没有他对微草队长而言并没有太大的差别,但是对魔术师而言却不一样。只是魔术师素来骄矜忍耐,所有的一切都云淡风轻地揭过去,没人看得出分毫异样——这一点和治疗之神其实一模一样。
  王杰希可以任由那些类似于羁绊的存在将他捆缚,却也可以毫不留情地斩断所有。
  因为他是魔术师。
  即便没有治疗之神的温存,他也能骄傲凛然地踏碎荆棘一地。
  不过是为了留个念想,实际上王杰希再也不用为一个人缩短自己晚上看书的时间,就像是方士谦也没必要再为了一个人晚点入睡。王杰希的神色冷淡且轻松,只是坦坦然地在灯光下往前走。
  “先生,你的书掉了。”
  王杰希下意识地转身去看,在转身的那一瞬间才反应过来自己的书还在手中。他心想这下可糟糕了,估计剩下几天应付蓝雨的工作还得麻烦许斌。
  有个熟悉到有几分陌生的身形站在黯淡的光线中,朝王杰希露出最为和煦且温柔的笑容,一如初识未曾改变。
  “先生,你的人回来了。”
END.
滚来滚去求评论qaq

评论

热度(16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