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夜海风_y

写文或段子,老公张新杰,全职,秦时,农药

【郑徐】款款(1)

南酌:

*关于郑轩和徐景熙小朋友高中的故事。


*日更,每天下午6:14(嗯)准时播出,前排没有瓜子薯条出售。


*可能会很无聊,会流水账,但会尽量写得有意思一些。


*顺便一个郑徐群宣:619249230,欢迎唠嗑~




01


*这一章里,我们徐景熙只说对了一句话。




 郑轩从从容容地从包侧掏出矿泉水,对着一脸倦容的安检人员灌下一大口。


“好了,”那人瞟他一眼,面带倦意地挥挥手,“走吧。”


……这大早上的,冰箱里直接出来的矿泉水喝下去,真有点冷得难受。郑轩暗自腹诽,靠着楼梯扶手一路晃下去,眼睛望着空气里不知道那个地方放空。列车进站的提示音响起,人群闹哄哄地一哄而上。他瞥一眼,往边上退了退,准备等下一班。


郑轩记得他出门前特地确认了时间,才八点多一些,坐个四十分钟的地铁去学校,赶九点半的开学典礼完全来得及。于是他微微垂垂眼皮,放心地想退到长椅上去再假寐个五分钟。


谁知步子还来得及没移动,整个人就突然被一股莫名其妙的力量撞进了已经亮起红灯的地铁。


“等等等等……哎哟!抱歉!”


郑轩赶紧回头,看见骂骂咧咧跟过来的列车员被阻隔在了徐徐关闭的地铁门外。


不是啊……郑轩委屈,听我解释啊……他还真不是什么冒着被挤在门里危险也要上这一班地铁的人!


心里默默叹了口气,他只好收回目光,在哐一声轻响里扶稳了杆子,等待地铁开动。车厢里又热又挤,面前忽然抬起个人头来,一张大脸正正巧巧挡在郑轩面前。背着巨大书包的男生挂了一额头亮晶晶的薄汗,表情夸张地喘气,满脸都是劫后余生的庆幸。


郑轩:“……”


这已经是他两分钟内第二次受到惊吓。


“抱歉……”始作俑者撑着膝盖看他,面上划过一丝窘迫,“我实在赶时间……没撞疼你什么吧?”


“不,没……”郑轩机械性地摇摇头,他只觉得困。


“奥奥,那就好。”男生咧嘴笑了一下,和郑轩对视五秒以后觉得傻得不行,于是迅速地转了视线,留给背后一个佯装镇定的侧脸。


郑轩本就不在意,摇摇晃晃过了两站,竟然靠了扶手站着打起盹儿来。偶尔睁开眼皮的时候他也注意到那男孩子,一路上都心神不宁的样子,隔几分钟抬手看一下表,叹气叹得都快赶上郑轩说压力山大的频率了。男生穿着浅豆沙绿的T恤和白色中裤,在狭小的地铁空间满身燥热,汗水透过衣料洇出深色的痕迹来。郑轩觉得他本来清爽得像一碗冰镇绿豆汤,眼下却硬生生被挤成一根豆芽菜。


半小时后到站。车厢门打开的时候他在一片皮鞋嗒嗒声里嗖一声窜出去,书包侧袋里有个什么东西刷拉滚出来,直接砸在郑轩脚边。郑轩犹豫两秒,眼看着后边的人视而不见就要一脚踩下去,赶紧蹲下身来给他捡了起来,结果被后面的黑色公文包磕了后脑勺。


……冒失鬼!脑袋有点痛,他伸出手去揉两把,心里已经恶狠狠地给飞快消失的男生下了定义。


这掉的是个什么卡……郑轩低头仔细一看就笑了,心里本就没积累起来的小怨气消失得干干净净。那是张和自己一模一样的校园卡,正中央放着张挺有点距离感的照片,约莫是初中时候照的。郑轩飞快地回忆了一下刚才打的照面,那张脸倒是一样的嫩生,至于发型……


噗嗤……他忍不住要笑出声来了,这照片是什么傻不拉几的板寸头啊。名字倒是好听极了,徐景熙,又是那种冰镇绿豆汤的感觉。


徐景熙。郑轩眨眨眼小声念了一遍,随着最后一个字稍稍翘了嘴角,步伐情不自禁地慢下来。后边急着赶路的男人猝不及防撞上来,两个人磕得都痛。身后传来一声恶狠狠的催促:“快点走啦”,郑轩刚要回头,那人就绕过他急急地往出口去。


他这才反应过来,赶忙抬头找那男生。可出口处空荡荡的,哪里还有什么……那位徐景熙同学的影儿啊……


……压力山大!郑轩撒腿就跑。比起没捡到,捡到了却没法还给人家明摆着更加令人捉急啊!


学校是在二出口,跑上马路右拐走个一百来米就是。郑轩看了看人满为患的电梯,表情异常痛苦地纠结两秒,还是良心发现地选择了楼梯。刚上气不接下气冲出来,就见前面那个浅豆绿的背影灵活地穿梭着,书包哐当哐当砸在瘦瘦的身子上,跑得比兔子还快,转眼就快到校门口了。


……结果他因为没有校园卡而被保安拦了个正着。郑轩没好意思在众目睽睽之下大喊他的名字,只好一路追着狂奔,在徐景熙急得开始比手画脚恨不得上蹿下跳之际把卡送到了他的手中。


那人眼睛顿时瞪得铜铃一样大:“我的天啊原来是掉了!谢谢你啊你真是个好人啊!”说完不服气地在保安面前一晃,转身就跑。


“压力山大,你等等……”郑轩还没来得及喘口气那人就又跑了,气得他恨不得直接停在原地不走了。


神啊!难得做件好事怎么这么累的啊!这个人到底为什么要这么急呢?慢一点不好吗?


“嗯?”徐景熙这回听见了,一双明亮的眼里疑疑惑惑,语速倒是极快,“我知道啦……真的谢谢你!一会儿请你喝饮料啦!”


“不是……我想说,”郑轩悄悄翻着白眼,有气无力,“如果你是想赶开学典礼的话……那是九点半开始的,你不要急。”


“…………”


啪!


徐景熙直接一巴掌拍自己脑门上了。


 


再抬头时他只看到对面相当无语的眼神,好像是要说些什么,在脱口而出之时硬生生给咽了下去。徐景熙叹口气,犹豫两秒,只好慢吞吞跟着郑轩走了,步伐和表情都蔫蔫的。进到同一个教室的时候他有些惊讶,特地退出来看了一眼门牌。


……没有错啊。目光回来时发现郑轩也略带诧异地看着他,一直没太多表情的脸上甚至露出了个友善的笑容。于是徐景熙就顺理成章欢欢喜喜和他坐一块儿了。


“我说,”他放下书包后伸伸脖子,“我们为什么要一起坐在这啊?最后一排好像看不太清诶。”


“其实……”郑轩不情不愿地回答,“其实是你自己跟着我坐过来的啊……”


“啊,是吗……”


“是啊……”


对话没营养极了,直接朝着冷场的结局狂奔而去。


郑轩倒不觉得尴尬,见他不说话就闭着眼睛继续打盹儿,反正高中新同学新学校什么什么都可以慢慢熟悉的嘛。徐景熙直挺挺地坐着,听到一半觉得无聊,回头问郑轩想要喝什么,发现这个人已经撑着脑袋睡着了。


 


 


郑轩发誓,拖着行李箱进宿舍又看到徐景熙的时候,是他这十六年的人生中最不想说话的时刻之一。


这么巧合的么……连宿舍都能分到同一个啊……


“什么意思嘛,郑轩同学!”徐景熙脸上的表情复杂,说不清是喜悦还是抱怨,“难道我命里缺你?”


郑轩高深莫测地望他一眼:“都是缘分吧……当然也可能是猿粪。”


“……啊?”






TBC...



评论

热度(13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