瑜苀_三夜海风

写文或段子,老公张新杰,全职,秦时,农药

乌衣巷【方王】

第一次写古风,可能有bug,望见谅。中短篇。

喜欢的话就给个小心心小蓝手吧。

                    朱雀桥边野草花,乌衣巷口夕阳斜。

                    旧时王谢堂前燕,飞入寻常百姓家。

     方士谦第一次遇见王杰希,是在乌衣巷。

     彼时正是夕阳欲坠的光景,菊色晚霞在古朴的青石板上铺开,一并煨暖了黛瓦白墙。少年一袭乌衣,步履匆匆,在他面前顿了顿,低首道:“借过。”

     他没有看清那人的眉眼,只是窃以为一定相当清俊。他识得这乌衣,不过他向来不喜欢。他知道这乌衣是由建康城里最好的布料,请了最好的裁缝做成的,可放眼整个建康城,却着实没有几人能与这精致的乌衣相配。

     他微微摇首一哂:“这个人却被那乌衣衬得熠熠生辉。原来还是有人的,约莫是从九霄而来的谪仙才有这般风骨罢?”头顶上,一双燕子正比翼飞过。

     方士谦只是谢氏旁枝的后代,被膝下无子的正房大夫人过继来。可他的课业修的却不比其他族兄差半分,亦精通医术,常在王谢两家走动,平日里一副闲人模样。

      后来方士谦时常在乌衣巷里看见那少年。多么清清静静的少年啊,他总是觉察到那人有着同辈无法企及的、从容大气的举止,言谈间总是有些不属于那个年龄的才智,眉目间也氤氲着王氏一族引以为傲的灵气与洒脱。

      有时候仅是在巷里远远地瞧见一群子弟,他就能认出那人来。

      后来他再去王家看诊时,假作随意一问,才知道那少年叫王杰希。

      两人第一次交谈,却是在数月之后了。

      那是一个秋雨初霁的午后,方士谦提着药箱匆匆赶往王家——听说王家大夫人病入膏肓后,他匆忙收拾了些药物就赶来了。

      不想他遇见的第一个人,是候在门口的王杰希。见他赶来,王杰希微微一揖,侧身示意他走近大门。

      他很久没有离王杰希这么近了。比之于以往,少年似乎长高了不少。方士谦忽而发现王杰希面露焦灼之色,心下一惊——莫不是这位夫人便是他的母亲?如此一来,心里不知为何又多这几份沉重。

     走入屋里时,方士谦旋即闻到一股浓重的药味。他隔着帘子把了悬丝脉,却并不急着开药方,而是先说要夫人之前的药方。却见王杰希面露窘色:“家母此病来得突然,周遭一时亦难请到郎中,在下便先开了几副药稳定病情,却不料效果甚微。”“无妨,你且说与我听听,都用了哪些药?”方士谦似乎对王杰希的药方很感兴趣,听着王杰希用越来越低的声音说着缘何要用这些药,在先前的药方上圈圈点点,末了又点评道:“这药方倒也不是那般无用,只是你约莫是自学的医术,又未曾实践过,难免有些缺漏,这药——就按我写的来罢,三日之后,方某定会再来探望。”又拿了几瓶药丸递与王杰希,正在收拾药箱,却被生生叫住:“不知方公子可否教与在下医术?”他回过头,假作思忖之态,抑制着内心的激动,只是扬了扬嘴角:“乐意之极。

tbc

下一章的话今天摸完。
抱歉今天才看见有那个给杰西卡庆生的tag所以重新编辑了一下。

  

评论

热度(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