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夜海风_y

写文或段子,老公张新杰,全职,秦时,农药

到底意难平

迟到了很久的王爸爸生贺 。
好的就是这样的ABO狗血生子(并不知道会不会有)破镜重圆文 。不出意外大概会是方王only。雷者退避 ,喜欢就点个小心心小蓝手吧,谢谢 。
未来的国师方x太子即未来的皇上王
大概按着一句歌词来写的 。以冬的春衫少年“曾对坐书卷,不理会诸多流言 ,以两人名讳落款,提笔不为成全 。“

方式谦和王杰希在很小的年纪就认识了。

一段话

记我马上会写的文。顺便一提,有人想看ABO生子狗血破境重圆吗?

      其实从头到尾 ,他需要的都不是一个在原地目光温柔的看着他越跑越远的人----他只需要一个人在他快要精疲力竭的时候 ,跑过来,到他身边,什么也不必说,只是伸出手,给他一个微笑 ,让他知道,他不是一个人。

推歌推梗!诚邀各位大佬品一品啊!

雲了個舒舒舒:

 


 


《皎月》


 


夜色微凉,江边渡口立着一人。风过,吹起墨黑的衣襬。


 


一弯皎月照着江水,江面映着冷寂的月。倏地一阵风又起,惊起寒鸦无数,渡口边的人回眸一瞥,束起的长发扬起在风中。


 


铃铛晃荡,在寂寥的夜显得空灵诡谲,一把弯刀出鞘,刀身闪着寒意,有人半垂眸嘴角微翘。是杀意也是笑意。


 


王也古代杀手设定啊!!我要被这个设定迷到晕厥了。


 


 


《华裳羽梦》


 


丝路几转,直通长安。繁华京城,万国来朝。


 


彼时春风吹遍阳关内,牡丹怒放。驼铃声回响在黄沙里,京城中是随琵琶乐起舞的胡姬。


 


画卷铺展开江山万里,承平盛世。年轻的宰相拾阶而上,风声猎猎,宽大的袖袍轻扬。他稍整衣袍,正了正顶上官帽。


 


狂风过,木案上题着诗而墨未干的一沓纸被卷至空中。纷飞的宣纸间,青年抬眸勾唇。


 


 


青仔真的太适合太平盛世的文臣了,从容潇洒又自信什么的,然而我努力半天写不出来。


 


《叶公好龙》


 


我脑子里都是什么骚东西,大家一起意念开车就好。


 


 


 


哪位看上了直接拿去啊!我嗑爆!


 


 

摘纪录:

心空无一物才会寂寞,人无所相信才会痛苦。


感谢推荐

摘纪录:

我是清都山水郎,天教懒慢带疏狂。曾批给露支风券,累奏留云借月章。 诗万首,酒千觞,几曾著眼看侯王?玉楼金阙慵归去,且插梅花醉洛阳。
——朱敦儒《鹧鸪天•西都作》


感谢推荐

摘纪录:

愿你自己有充分的忍耐去担当,有充分单纯的心去信仰。
——里尔克《给青年诗人的信》


感谢推荐

林长风。:

《我不玩荣耀好多年》正文(修改版)+增文+g文,共14篇,百度云下载链接  密码:pejo




承蒙推荐,最近又有很多人看到这个系列的文,并且十分喜爱。不在lof上补档了,想要的可以下载,word格式,和小料本上是一样的(后来发现的错字没修正)。


小料本没有余本,不会二刷,请大家谅解(总不会发生高价倒卖的事情吧)

一点呼吁

咏夜_involuntarily:

白石:



    本来不想说这个话题的,正版和抄袭,这两个话题总能扯出什么高大上的,高深的中国人的劣根性啊什么的,说完之后再过一段时间总觉得自己三观不正得犯傻。像抄袭,以前也不是没有为此捶胸顿足过,但现在居然快上升到道德绑架的地步,想开一个新坑第一反应就是:有没有雷同?
    但真正的抄袭依然屡禁不止。
    《镇魂》的数据问题已经引起越来越多重视了,甚至有可能影响到其他作品的投资了,我觉得我再也坐不下去了。就尽量用不那么偏激的语言来吐槽一下吧。
    首先,《镇魂》,我认为,是一部可以改变风气的剧。我大概入腐6年了吧,年轻的时候也不是没跟风追过某袭,某瘾,还有很多很多其实我没有那么喜欢可是因为营销成功也因为感激壮大腐圈的情怀而刷喜欢的剧。后来长大了,没空了,也厌倦了,对这些也就是听听罢了。
    所以我一开始听到《镇魂》,我差点错过它。
    我一开始基本是可以用心痛来形容了:连皮皮的版权都卖掉了……连皮皮的作品都要被毁了吗……
    后来我无意间点进b站一个cut,看到朱一龙的眼睛……很好,你成功引起了我的兴趣。再一搜索,发现它已经上映了?!这还是第一部我没听几个月宣传就默默上映了的剧。(当然我已经淡圈有一会儿了)
    它和以前的很多很多剧不一样。
    不可否认它还不够完美:除了主演其他演技十个扑了九个;反派看起来就像巴啦啦铠甲勇士;因为审核剧情改了很多黑老哥听起来一点也没有斩魂使的高端大气上档次;昆仑君和沈巍的服装看起来就像突厥王子和他的地界小xx……
    但真正看剧的人,大概和我一样都会有同样的感触:“噢,不愧是皮皮。”
    你可以感觉到皮皮和剧组的良苦用心,也可以看到它已经尽量追求高还原度,高完成度,朱一龙和白宇演技也真的很不错,确认过眼神,是看过原著的人。我几乎很难完整地看完第一集,因为整部剧给我的惊喜已经让我忍不住想发一万条朋友圈。你可以看到,从角色到剧情到团队,这部剧的确冠得上“超级网剧”。(应该有吧不过我很少听人刷这个)
    这是一部付出了心血的剧,是可以捧红演员的剧,是可以甩开以前的圈钱网剧甚至是电视台各种狗血言情十八条街的剧,它甚至可能重新定义脆皮鸭网剧和IP改编。
    而这个定义权在我们手里。
    而这个作品如今数据并不乐观,不用提什么远大理想,一般版权一卖卖一堆,皮皮热门作品版权基本都卖出去了,如果真的像他们说的可能会影响《六爻》《默读》《山河表里》《杀破狼》等作品的投资,我觉得是很遗憾的。
    而不是因为作品本身扑街,而仅仅是因为不想买VIP而吃霸王餐找百度云,这简直是令人痛心。
    贪小便宜,不想花冤枉钱的心态谁都有,无可厚非。我们总觉得,消费者群体这么大,多我不多少我不少,这没什么大不了的。
    但是,“价值决定价格。”,你不去创造价值,我不去创造价值,那谁去创造商业价值?我们口口声声的所谓热爱吗?仅仅口头说两句喜欢就能推动世界进步的话,那我不如每天不读书去北大门口大喊“我爱你”。
    拒绝抄袭和盗版已经不是什么简单的情怀问题了,不是你不去做也不会掉一块肉的问题了:你去做了,可能会有所改变;你冷眼旁观,可能什么都没有;但你助长歪风邪气呢?
    我害怕《镇魂》只是昙花一现。
    我个人觉得也不是一定要买VIP才是做了什么,非会员每周一至周六更新一集,只要拒绝百度云拒绝资源,那就已经是进步。
    现在,他们已经抛出了橄榄枝,我想,是时候去改变了。
    没有光,那就摸黑生存,但不要习惯了黑暗,就为黑暗辩护。


【也青】深夜来电-土味情话合集①

绿皮小火车车长:

即兴创作,不想修了。


短打,没头没尾的,梗来自空间看到的土味情话合集。


猜猜是哪一句?(这算打预防针了。


-


世界上总有些人不知好歹。




天天不知道上哪儿溜达溜达地就捡来个打气筒嘿呀嘿呀地自己给自己灌满生命力,好死不死白天又不肯乖乖地挥霍而空,攒到晚上一并作死发神经。




这几天诸葛青接了不少深夜来电,有半夜不睡觉还捏着嗓子勤劳推销的,有刻意压低声音和着各种低配又奇怪的自制音效索命吓人的,(他深深怀疑那背景音是对方拿着拖鞋打蟑螂而拍出来的)还有我失恋了好难过不想活了又不敢跳河于是随便拨个电话玩儿的。




凡是推销的先委婉哭穷,然后果断挂掉,凡是妖魔鬼怪的先诚心诚意夸一句“您老高科技用得挺顺手,我觉得挺不错的。”,然后果断挂掉,凡是失恋的....直接关机拜拜勒您。




一连几个晚上这么折腾,山人再高再玄也有点精神恍惚了。前天在微信群组里和小伙伴聊天时顺口提过一次,热心群众摩拳擦掌,玩起“现在一起想想想,当我们碰到困难就想想想”,出了不少主意。




“老青,你就把那傻逼的号码记录留着,哪天你失眠了你也大晚上拨过去,我不信他不睡觉的,反过去闹死他。”张楚岚义愤填膺,颇有感触,身为新时代好青年,以前每逢考前大多半夜强撑着打起精神熬夜看书还不断被骚扰电话折磨,这叫什么事!




眼见点子越来越偏,诸葛青默默发了个红包,一是感谢,二是转移吃瓜群众注意力。他琢磨,没准人家真是不用睡觉的仙人,万一打过去反被抓着兴致勃勃聊上一整夜,还不如出门背诵出师表冷静冷静呢。




话题很快被带跑,诸葛青正要退出,却是“滴”的一声,他眯着眼睛瞥了一眼,竟是不知道在哪个大山深处旅游的王也发来了私聊。




“哪有那么麻烦啊,听我的,直接关机不就得勒。”


“还避免辐射,杜绝停不下刷微博的后顾之忧,早睡早起身体好,省事儿!”




诸葛青忍不住弯了一下嘴角,点开语音老神在在地哎呀一声,“王道长这是变O计终于结束跑出大山求得信号了吗?”




王也回得很快,也是直接发语音了。




“你就损我来寻乐子是吧?唉,没人性啊。”


“还没呢,再待几天,风景挺不错的。”




最后一句尾音带笑,又轻又柔的,像奶猫拿肉垫挠了一下他的心尖儿,诸葛青忍不住又听了一遍,才回道,“您是要绿水青山游中国吗,也不发个消息什么的,老张说他最近眼皮直跳掐指一算总感觉是智障儿童老王被人拐卖了,催我找找看呢。”




王也乐了,“哟,老张还会算啦?山人你教的?”


诸葛青谦虚道:“不敢不敢。”




又闲扯了几句,到王道长休息的点儿了,还被人揪着叮嘱了几句万万不能再熬了啊,小心狐狸毛秃掉,肠子都给你悔青。




诸葛青睡前随手将手机搁在桌上,也没关机,白去国外旅游,他还真怕他万一遇着什么危险隔着时差跨越千山万水给他打急救电话,也怕一不小心错过付蓉的跨洋电话被逮着念叨。




最最重要的是,他最近心里老是乱,摸也摸不着,理也理不清,不用算他都能猜到,晚上这么忙着当深夜来电接线员恐怕会出事了。




山人好奇了。


-


绿水青山有什么不好,都赶着金山银山了还能有什么不好。




王也是个怀有一颗凡心的普通小年轻,来一场说走就走的旅行吧愣是说来就来,随便收拾一下打个包就麻溜儿地去深山老林里报道了。




谁也没告诉,乐得清静自在,在山上的一处农家里借宿,老人家热情,将二楼的客房收拾出来,干干净净的,住着也舒服。




王也每天早上六点起,晚上十点睡,作息规律得不行,神清气爽地教老人家打太极,偶尔帮忙种种地喂喂鸡,提前过上了田园退休生活。




老婆婆一面慢悠悠地给鸡撒粮吃一面笑眯眯地问他,“小王啊,怎么想着跑这么远来玩呀。”


王也一面慢悠悠地帮着晒谷,一面笑眯眯地答,“哎呀,不就是那什么,世界这么大,我也想去看看呗。”


-


当然是瞎扯。




王也随手将头发挽起来,坐在床边发呆。山里的晚上很静,老人家年纪大了坐着看电视,看着看着就睡熟了,被他轻轻叫醒送回房间去休息,然后一个人将东西胡乱收拾了一下,跟看门的黄狗老兄道了声“您也辛苦了,晚安勒。”转身上楼睡觉。




当然是瞎扯。




王也叹了一声,眯着眼揉自己的后脑,这可咋整啊。




麻烦,太麻烦了。




想他一心努力摆脱世俗,潜入道家的怀抱安心修炼,万不得已才下山走罗天大醮这么一遭,结果命这玩意真真玄乎至极,红尘果然不是那么好脱身的。他本就不信什么一见钟情,却偏被日久生情砸得个头晕眼花。




诸葛狐狸名不虚传,说好的建国以后不许成精呢,那一双桃花眼一眯一弯,像浸润了酿了整个春日的美酒,醉得人找不着北,直撞南墙也回不了头了。




你看,这这这这叫什么事,罪过罪过啊。




世界那么大,我也不是偏要去看看,毕竟怎么看也不觉得比得上你的半分好看,可怪就怪你生得动人,堪堪立在那里便逼得周遭瞬间褪色暗淡成黑白老电影卡带,只留自己晕着颜料,春风得意,成为世间唯一的明亮色彩。




长得好看真的是犯规的,轻笑着叫人一声“王道长”也是犯规的。怀璧其罪。




出来冷静了几日,脑子倒是清醒了,心却滚烫得诚实。




想见他,想抱他,想....




半夜睡不着的时候也全在想他,想他在都市夜景里的恣意洒脱,想他窝在家里沙发上懒洋洋打呵欠的模样,想他说话时一把微微上挑的语调,勾得人直心痒痒,想他抖着狐狸耳朵偷笑,不知肚子里藏了什么坏水儿。




他的手指停在诸葛狐狸几个字上,犹豫极了。


他想打这通电话很久了,想问他你喜欢这凡间吗,想问他你愿意屈尊留下来不回天上去待着吗,想问他你还要不要再跟我去北京吃夜宵,想问他....




想问他。




你究竟喜欢我吗。




“老青你这人真是要不得啊,跟你处着的时候满眼都是你,离了你的时候更了不得,满脑子也全是你。”




王也坐起身,索性拉开窗户上的碎花布料,外面的天是青黑色的,像某人的发尾,星子很亮,零零散散地洒在山间,倒是好看得紧,惹得人心里一动。




他索性也拨通了那电话,心里还想着,也不知道老青睡了没,竟然还是没关机,要是关机了也好我也就能断个念想,可这又是要我怎样。诸葛青啊诸葛青,你果然是个狐狸,是个撩人的好手,真叫人要命。




没响几声,电话通了。




那头诸葛青的声音软绵绵的,透着点儿慵懒的困意,“老王?”


-


今晚倒是无事发生,安然度过前半夜,诸葛青很快就沉沉睡去,盍上眼皮前恨不得振臂高呼革命果然终会赢得胜利!谢谢不知哪路神仙终于收了那众妖魔鬼怪!深夜骚扰电话害人不浅,还我睡眠!




也不知道是几点了,突然熟悉的声音欢快响起,他一边伸手去够那散发着幽幽光芒的东西一边恨得牙痒痒,这都叫什么事!




瞥见屏幕上那个备注,瞬间清醒大半,半是欣喜半是困惑地开口,语气里满是不自知的小心翼翼,似乎生怕这是个从指尖溜走的梦,连呼吸也放缓了舍不得打破。




那头王也听起来精神倒好,诸葛青习惯性就弯一下嘴角正欲熟练地张口便来一句插科打诨的调侃,却听见王也突然笑了一下。




“我想明天就回来了吧。”




诸葛青愣了一下,眨巴着眼睛似乎在消化这话的意味,半响才也笑着应道:“回来好呀,要我去接你?”




“哪儿能啊,那么劳烦你,舍不得。”




诸葛青被最后几个字噎了一下,还在打着算盘琢磨该怎么回答,那头的小道长便人畜无害地笑着乘胜追击了。




“这山真美啊,晚上的天也和城里五光十色的不一样,挺好看的。”




诸葛青客气道:“那您就好好欣赏山水嘛,怎么突然急着回来了。”




王也没有回答,又是那样低低地轻笑了一下。




诸葛青啧了一声,这人怎么回事,第二回了,今晚第二回笑得他心颤了。




“不仅天好看,星星也更亮些。”




那可不是,要是天天在繁华的北京城里待着,早就忙得四脚朝天了哪儿顾得上赏什么月亮看什么星星。




“老青,我刚刚看着这天上的东西这么闪呀闪的就想呀,想得心里难受得发慌,不得不给你打这个电话了。”




“你知道你和星星有什么区别吗?”


“……?”


诸葛青大抵还迷糊着,托着腮绞尽脑汁地想,哪儿料到那端人悠悠开口,嗓音酥得他竟是手脚都有些发软了:




“星星在天上,你在我眼里。”


-END-


 我:我在脑子里想象了一下在山间明月清风里看着星星轻笑着说出这句话的王道长,顿觉得不能再想下去了,太几把苏了,然而没表现出来真是万分抱歉了,大家自行靠想象力吧。
老青真是双标,竟然不给王道长发脾气!


有①的意思就是可能有②,但具体有不有的话我也不知道,只是可能嘛!


还是忍不住看了一遍,捉几个虫。撸文太激动,好多错字。